甜度馬提尼。

就是一个破玩儿手机破写文儿的。谢谢你们来看我。

【星鬼】失眠夜。

星鬼向。同居不同床设。

“每个失眠夜我想到的都是你。”

    朱星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漆黑的房里只有泛着荧光的电子表作为光源,上面显示着现在的时间——4:17a.m。朱星杰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睡不着了。

    又是一个失眠夜。

    没错是又。自从王琳凯终于搬来跟自己住却不答应跟自己睡同一张床时,他就常常失眠。朱星杰回忆着自己的手是如何抚摸王琳凯——他的手滑过王琳凯的脸、王琳凯的手、王琳凯的腰,甚至是王琳凯的腿。总之该回忆的不该回忆的,他全都想起来了。这为他本来就平静不下来的心更是平添了几分躁动。该死的,想什么不好偏偏想这些。朱星杰暗骂了几句脏话,翻了个身调整了下睡姿企图重新睡着,可留在记忆中的触感一直挥散不去。在暮春的四月时节,空气中还泛着一丝凉意,但朱星杰居然觉得燥热不断。甚至开始考虑去浴室冲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到了最后还是决定去喝点儿酒,让自己悄悄有点睡意。 

    轻手轻脚地起身去客厅,打开灯在冰箱里翻找,之前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发现原来冰箱里有这么多小鬼喜欢吃的东西。寻找了好久才在冰箱深处发现了一瓶自己喜欢的仲夏酒,要说自己为什么喜欢这瓶酒,想了好久才发现原来还是因为王琳凯喜欢这瓶酒,还吵了半天才答应给他买下来的,毕竟他才刚成年,老是喝酒也不好。想起了好多跟王琳凯的过往,朱星杰才发觉自己在的习惯在潜移默化间已经被王琳凯给带跑了。

    在回忆之间,朱星杰也不忘喝掉手中的酒,待回忆完毕后才回觉瓶中的酒已经被喝了个一大半。朱星杰暗道不好,万一喝酒被发现了然后王琳凯也要吵着喝怎么办,这可不行。于是他想干脆把酒给喝完然后“毁尸灭迹”算了。将剩余的酒倒入杯中,朱星杰将杯子对着灯光开始细细地观察这仲夏酒。杯中酒透过灯光泛着半透明的紫色,他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可是自己喜欢的颜色。朱星杰思考着是不是因为王琳凯知道这是他喜欢的颜色才想买这瓶酒的。自我确定了这个原因之后朱星杰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自己最近真是写歌写傻了,连他这点小九九都没发现。但同时心里开始泛起了甜味儿,他现在越来越觉得王琳凯想一颗糖,而自己就想当他的糖纸,想把他时时刻刻包裹住。不让别人尝到他一丝一毫的甜美——因为他是自己的。

    把酒瓶之类的处理完毕后,微醺,鬼使神差的,朱星杰打开了王琳凯房间的门,躺在了王琳凯的身边。原先为了方便在床上滚来滚去,王琳凯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双人床。所以此刻他们俩躺在同一张床上也不会觉得挤。朱星杰面对面地看着王琳凯那张熟悉的脸,长而浓密的睫毛此时正随着呼吸一起颤动。月光透过纱幔落在王琳凯的脸上,形成了好看的阴影。此时的一切是多么的静谧,多么的美好。也许平时吵闹的炮仗精也只有在现在才会乖巧安分一点吧。朱星杰轻轻握住王琳凯的手,王琳凯的手仿佛是他的镇定剂一般,朱星杰的原本躁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沉着嗓子低声说:“失眠多美妙。晚安,我的王琳凯。”说完便沉沉的睡着了。

    王琳凯待朱星杰的呼吸慢慢平稳后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就怕吵醒好不容易睡着的朱星杰。其实在朱星杰刚进房间时他就醒了,虽然他自诩别人怎么叫他都叫不醒,可在朱星杰只要朱星杰一来叫他才就立刻醒了。要问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但毕竟他是他的杰哥,所以才会这么敏感吧。王琳凯盯着朱星杰在月光下白的反光的熟睡的面庞,慢慢探出身子在人额头上轻轻的亲一下。轻声说:“Baby have a Good Ninght.晚安,我的杰哥。”

注:①.那个仲夏酒的颜色是我自个儿编的。(。)因为杰哥在直播上说他喜欢红色粉色和紫色。所以我就选了个紫色。
        ②.我在这里头藏了几句杰哥和鬼哥滴歌词儿,虽然有些悄悄改变了一下但还是看得出来的。(吧。)
        ③.不知道为啥写到最后画风突然就变成了言情小说的风格!!请你们一定要耐心看完!!
        ④.然后就是关于这个的后续会有一个彩蛋!!!因为没时间肝了所以就等不知道啥时候才会写!!(。)
        ⑤.这个原本是杰哥的生贺来着然后改了一下就瞎鸡儿发出来了。((

By.徐容卿。2018.4.16.21:31。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