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就是一个破玩儿手机破写文儿的。谢谢你们来看我。

烦人!!!!!明明消息全部都已读了结果消息那里的小红点还是消不掉!!!刷新了好几次都还有!!!!!!!!烦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星鬼星】弱点

用全国卷Ⅱ写的文。
ooc算我的!告辞!我跑题了dbq。

朱星杰和王琳凯分手了。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毕竟这两个都属于分手像换衣服一般如流水,前任像他们衣柜里的衣服一样多的那种人。当然这只是外人的看法,实际上只有王琳凯是分手如流水,而朱星杰则是出乎意料的痴情和专一。
虽然两个人说着分手是分手了。但毕竟还是在一个公司的,还是得在一起工作赶通告。虽然外人见了觉得会尴尬,但他们俩至少还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也不至于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毕竟工资还是要拿生活还是要继续。

“好了这个part就先这样了,大家辛苦了。先休息下。”随着艺术总监的音落,摄影棚周围的工作人员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放松放松。朱星杰和王琳凯也走出了棚子准备休息然后换身衣服继续下一场。朱星杰边走边放松自己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跟王琳凯分手了但在他周围时还是不自觉的身体紧绷。两个人正一前一后的走着避免尴尬,当艺术总监经过他们俩时也没多想便说:“你们俩果然是多年的朋友,你是不知道你们俩在拍照时的默契那叫一个好啊……”听见这话朱星杰的身体愣了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走在前头的王琳凯便伸手过来搂着朱星杰的肩说道:“嗨!你可不知道我和我杰哥的友谊那叫一个深厚!”末了转过头来对着朱星杰眨眨眼补了一句对吧杰哥。朱星杰晃过神来接过话头“就是!王琳凯这小屁孩儿还是我看着长大的。”
就这么任由着被王琳凯搂着肩走进休息室里到了房间里头朱星杰才送了口气躺倒在沙发上,思索着自己一路上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喏,你的咖啡。”王琳凯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朱星杰的思考。“谢了。”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咖啡,一喝才发现是自己喜欢喝的口味。犹豫了半天之后朱星杰才把自己想问的话问出了口:“王琳凯,分手之后…你过得还好吧?”王琳凯端着咖啡准备举起来喝的手顿了顿笑着:“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当然跟以前一样啊,不然我会像苦情电视剧里面那些女的,跟男人分手了之后就哭的要死不活生活不能自理啊?”听见这话朱星杰不自觉的“啧”了一声,果然不能问王琳凯这种问题,好端端的气氛都被他搞乱了。没了兴致的朱星杰也不说话了,只默默地喝咖啡然后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过了十几分钟就有人过来催他们赶紧换衣服进行下一轮的拍摄。又这样忙忙碌碌了好久这一天也终于结束了。

时间日复一日的过着,就过了大半个月,朱星杰和王琳凯除了他们那次一起在棚里拍照后就没再怎么有交集了。朱星杰自己都忙得连轴转,既要自己写新歌词又要自己想新歌儿的曲子还要去各种赶通告,便也没空想王琳凯了。结果有一天在工作的时候偶然听见了工作人员在议论着什么“王琳凯”啦“被罚了”之类的。朱星杰心中一紧,叫那个工作人员给自己讲了发生了什么,本来就已经做好了听不见好消息的心理准备,结果听到的消息比自己想象的更糟糕:王琳凯前几天在公司突然跟别人打起来了,怎么拉都拉不住。幸好是在公司里没什么负面的信息流出去,但还是让王琳凯“稍微休息”了几天。朱星杰匆匆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后便去了宿舍。到楼下时已经十二点多了,按照王琳凯这种没人提醒就乱成一团的作息时间估计现在才刚醒。朱星杰便在周围的小店打了碗粥给王琳凯端上去。
敲开了王琳凯宿舍的门便熟门熟路的走进去,把粥在桌上一放就在乱糟糟的床上找了个位置坐下。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酷盖模样就开始质问王琳凯:“打架干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少粉丝,万一这件事儿被传出去多不好听你自己没想过吗?”面对一连串的提问王琳凯不知道从哪儿开始答,只能把脸埋进碗里含含糊糊的回答:“我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我早就不是你想的小屁孩儿了。我跟他打架还不是因为……还不是因为…他说…说你不好…。”听见这么个孩子气的回答,朱星杰本来准备好的冷冰冰的酷盖脸这个时候也绷不住气笑了。果然还是个小孩子,朱星杰这么想着就从床上站起来走到王琳凯面前俯身盯着人的眼睛。“王琳凯啊王琳凯。你知道你跟我提分手之后造成了多大麻烦吗?我每天想词想不出来写曲也写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别闹了快点回来好不好?”也不等王琳凯的反应是什么,朱星杰便压下身来把王琳凯吻了个七荤八素。王琳凯被堵的喘了好久才小小声说了句:“…好。”王琳凯突然起身抱住了朱星杰,将头埋进人的肩膀里闷闷的:“你知道我虽然看起来很随意,但是在我们分开的这一个月我发现我少不了你。”
“你啊,就是我的弱点。”

【星鬼】失眠夜。

星鬼向。同居不同床设。

“每个失眠夜我想到的都是你。”

    朱星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漆黑的房里只有泛着荧光的电子表作为光源,上面显示着现在的时间——4:17a.m。朱星杰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睡不着了。

    又是一个失眠夜。

    没错是又。自从王琳凯终于搬来跟自己住却不答应跟自己睡同一张床时,他就常常失眠。朱星杰回忆着自己的手是如何抚摸王琳凯——他的手滑过王琳凯的脸、王琳凯的手、王琳凯的腰,甚至是王琳凯的腿。总之该回忆的不该回忆的,他全都想起来了。这为他本来就平静不下来的心更是平添了几分躁动。该死的,想什么不好偏偏想这些。朱星杰暗骂了几句脏话,翻了个身调整了下睡姿企图重新睡着,可留在记忆中的触感一直挥散不去。在暮春的四月时节,空气中还泛着一丝凉意,但朱星杰居然觉得燥热不断。甚至开始考虑去浴室冲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方案的可行性。到了最后还是决定去喝点儿酒,让自己悄悄有点睡意。 

    轻手轻脚地起身去客厅,打开灯在冰箱里翻找,之前还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发现原来冰箱里有这么多小鬼喜欢吃的东西。寻找了好久才在冰箱深处发现了一瓶自己喜欢的仲夏酒,要说自己为什么喜欢这瓶酒,想了好久才发现原来还是因为王琳凯喜欢这瓶酒,还吵了半天才答应给他买下来的,毕竟他才刚成年,老是喝酒也不好。想起了好多跟王琳凯的过往,朱星杰才发觉自己在的习惯在潜移默化间已经被王琳凯给带跑了。

    在回忆之间,朱星杰也不忘喝掉手中的酒,待回忆完毕后才回觉瓶中的酒已经被喝了个一大半。朱星杰暗道不好,万一喝酒被发现了然后王琳凯也要吵着喝怎么办,这可不行。于是他想干脆把酒给喝完然后“毁尸灭迹”算了。将剩余的酒倒入杯中,朱星杰将杯子对着灯光开始细细地观察这仲夏酒。杯中酒透过灯光泛着半透明的紫色,他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可是自己喜欢的颜色。朱星杰思考着是不是因为王琳凯知道这是他喜欢的颜色才想买这瓶酒的。自我确定了这个原因之后朱星杰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自己最近真是写歌写傻了,连他这点小九九都没发现。但同时心里开始泛起了甜味儿,他现在越来越觉得王琳凯想一颗糖,而自己就想当他的糖纸,想把他时时刻刻包裹住。不让别人尝到他一丝一毫的甜美——因为他是自己的。

    把酒瓶之类的处理完毕后,微醺,鬼使神差的,朱星杰打开了王琳凯房间的门,躺在了王琳凯的身边。原先为了方便在床上滚来滚去,王琳凯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双人床。所以此刻他们俩躺在同一张床上也不会觉得挤。朱星杰面对面地看着王琳凯那张熟悉的脸,长而浓密的睫毛此时正随着呼吸一起颤动。月光透过纱幔落在王琳凯的脸上,形成了好看的阴影。此时的一切是多么的静谧,多么的美好。也许平时吵闹的炮仗精也只有在现在才会乖巧安分一点吧。朱星杰轻轻握住王琳凯的手,王琳凯的手仿佛是他的镇定剂一般,朱星杰的原本躁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沉着嗓子低声说:“失眠多美妙。晚安,我的王琳凯。”说完便沉沉的睡着了。

    王琳凯待朱星杰的呼吸慢慢平稳后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就怕吵醒好不容易睡着的朱星杰。其实在朱星杰刚进房间时他就醒了,虽然他自诩别人怎么叫他都叫不醒,可在朱星杰只要朱星杰一来叫他才就立刻醒了。要问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但毕竟他是他的杰哥,所以才会这么敏感吧。王琳凯盯着朱星杰在月光下白的反光的熟睡的面庞,慢慢探出身子在人额头上轻轻的亲一下。轻声说:“Baby have a Good Ninght.晚安,我的杰哥。”

注:①.那个仲夏酒的颜色是我自个儿编的。(。)因为杰哥在直播上说他喜欢红色粉色和紫色。所以我就选了个紫色。
        ②.我在这里头藏了几句杰哥和鬼哥滴歌词儿,虽然有些悄悄改变了一下但还是看得出来的。(吧。)
        ③.不知道为啥写到最后画风突然就变成了言情小说的风格!!请你们一定要耐心看完!!
        ④.然后就是关于这个的后续会有一个彩蛋!!!因为没时间肝了所以就等不知道啥时候才会写!!(。)
        ⑤.这个原本是杰哥的生贺来着然后改了一下就瞎鸡儿发出来了。((

By.徐容卿。2018.4.16.21:31。

完了。大半夜的突然想写其实完全写不出来的锤基了。没得救了。(
我还想写朱星杰了。(虽然我都不知道明星文该怎么写。(

我愿意做你的糖纸。

啊。看着杰哥没出道是真的难受。刷了快两个多小时的杰哥的视频、直拍。然后就突然醒悟了。
朱星杰没出道没关系。我喜欢他就好了。
为了他,我可以等。
我愿意做他的糖纸。

想写格雷夫斯×克雷登斯的同人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关于猫主子一看见黄瓜就会被吓到的梗。嘻…嘻嘻嘻嘻…。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而且完全不会排版。
真•特别短特别短的小短文。
ooc预警。
以下。☟
铲屎官安迷修×猫主子雷。
       清晨,阳光打在安迷修的脸上。刺的安迷修只好起床洗漱。打着哈欠走下楼,看见雷狮正在看着报纸。突然想起了昨天有一位美丽的小姐委托自己做的事情,跑去冰箱拿出了一根儿黄瓜,蹑手蹑脚的走到正在抖着尾巴看报纸的雷狮旁边。轻手轻脚的放下手中的黄瓜然后再轻手轻脚的躲到墙边。心想:对不起啦恶党,美丽的小姐的请求可不能拒绝。雷狮见安迷修在自己旁边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嘛,于是好奇的转过头看他放了什么东西。

       瞬间,雷狮瞳孔收紧,“刷”的一声踢开椅子,猛的退向墙壁。“轰——。”墙壁…裂了。雷狮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一眼就瞄到了躲在墙边看热闹的安迷修。冲上去拽住安迷修的领带拉向自己,鼻尖对着鼻尖。威胁道:“安迷修,你是想打一架么。”

       随手搂过雷狮的腰,嘴唇摩挲着面前人的耳垂,悄声:“别急啊…。晚上我们在床上打吧…。”

晚上就是安迷修和雷狮的打♂架时间了。嘻…嘻嘻嘻。

给全lof的太太————!!!!你们全都是天使——!!!